看看豆-提供优质正版电子书导购服务

书籍信息

夜莺与玫瑰收藏本书

夜莺与玫瑰

书籍导购

书籍介绍

编辑推荐

  除了《小王子》,成人童话我们还看王尔德《夜莺与玫瑰》。
  一部真正写给成人看的童话。
  王尔德说:“童话不是为儿童而写,是为十八到八十岁之间孩童般的人缩写。”
  译者谈瀛洲,翻译家、作家、学者,复旦大学外文教授,王尔德及唯美主义研究专家,为读者带来更精准及深入文风和作者思想的翻译。

内容简介

  奥斯卡·王尔德,莎士比亚之后,英国最伟大的语言大师。
  《快乐王子》《夜莺与玫瑰》《自私的巨人》不但是英国文学经典,更是世界文学经典,已被收入语文新课标。
  他一个提出成人童话概念,并宣布他的童话为成人而写。
  所写童话以唯美的爱与善闻名世界。
  《夜莺与玫瑰》收录了王尔德全部九篇童话,《快乐王子》《夜莺与玫瑰》《自私的巨人》《忠实的朋友》《了不起的火箭》《 年轻的国王》《西班牙公主的生日》《渔人和他的灵魂》《星孩》。另外还收录了国内罕见的六篇王尔德散文诗《艺术家》《行善者》《弟子》《导师》《审判所》《智慧的教室》。
  译者谈瀛洲是复旦大学外文教授、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,王尔德及唯美主义研究专家,为本书带来更精准及深入文风和作者思想的翻译。
  王尔德记叙的是生命里的美丽与哀愁——平凡生活里的爱,精神世界中的美,以及这两者的毁灭给人的心灵带来的巨大痛苦,突出了神性的救赎与归宿。王尔德不再重复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一百年的陈词滥调,也不表达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美好愿望,只用一种淡然超脱的口吻来讲述悲剧,借助人物交错的视角与眼光让读者听见渔人长长的叹息,夜莺最后命若游丝的歌声,小矮人哀哀的哭泣和他的心破裂的声音。他以不完美的童话反复叩问生活中处处存在的矛盾与悖论、影射现实社会的困顿与复杂,以曲折的方式展现他对艺术、爱情及人生完美而纯粹的追求。

作者简介

  奥斯卡·王尔德 Oscar Wilde(1854-1900),莎士比亚之后,英国伟大的语言大师。
  唯美主义在世间行走的代言人。
  一辈子写过九个童话故事,《快乐王子》《夜莺与玫瑰》《自私的巨人》已成世界文学经典。
  他说,童话不是为儿童而写,是为十八到八十岁之间孩童般的人所写。
  对王尔德来说,艺术家是现代社会中耶稣的化身。他的作品,就是他的痛苦和生命的结晶,就像夜莺用它的心血,染红了那朵玫瑰一样。他创作了《道林·格雷的画像》,也写出了悲剧《莎乐美》和其他诸多天才作品。
  1900年11月30日,在巴黎的一家旅馆里,王尔德因脑膜炎去世,终年四十六岁。
  他的公墓是全世界最特别的墓地之一,无数朝圣者在墓碑上留下红色唇印。
  谈瀛洲
  翻译家、作家、学者,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教授,复旦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,王尔德与唯美主义运动研究专家。
  已出版作品:散文集《诗意的微醺》《那充满魅惑力的舞蹈》《语言本源的守卫者》,学术专著《莎评简史》,长篇小说《灵魂的两驾马车》,译作《后现代性与公正游戏》等。

目录

快乐王子The Happy Prince
快乐王子
夜莺与玫瑰
自私的巨人
忠实的朋友
了不起的火箭

石榴屋A House of Pomegranates
年轻的国王
西班牙公主的生日
渔人和他的灵魂
星孩

散文诗Poems in Prose
艺术家
行善者
弟子
导师
审判所
智慧的教师

关于王尔德:唯美的爱与善
译后记

精彩书摘

  夜莺与玫瑰
  “她说过,只要我送她红玫瑰,就和我跳舞。”青年学生大声说道,“但整个花园都没有红玫瑰。”
  夜莺在圣栎树上的窝里听到他说话,从叶子的缝隙中看出去,十分惊讶。
  “整个花园都没有红玫瑰!”这位学生叫道,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。“啊,幸福取决于一些多么微不足道的东西啊!我读了所有哲人写的书,掌握了所有哲学的秘密,可就因为缺一朵红玫瑰,生活就变得痛苦不堪。”
  “终于找到一个痴心的情人了。”夜莺说,“尽管我不认识他,却整夜整夜地歌唱他;我整夜整夜地对星星讲述他的故事,却直到现在才看见他。他头发的颜色就跟风信子花的颜色一样深,他的嘴唇就跟他想要的玫瑰一样红;但激情让他的面色变得苍白,就如同象牙,悲伤也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印记。”
  “王子明晚会开舞会,”青年学生说,“我的爱人也会参加。如果我送她一朵红玫瑰,她会和我跳舞,一直跳到凌晨;如果我送她一朵红玫瑰,我就可以握着她的手,就可以用双臂搂抱着她,她会把头偎依在我的肩上。可是我的花园里没有红玫瑰,我只能孤独地坐着,她会从我身旁走过而不理睬我,我也会心碎。”
  “他确实是个痴心的情人。”夜莺说,“他正在为我歌唱过的东西受苦。对我来说是快乐的东西,对他来说却是痛苦。爱情当然是奇妙的东西。它比绿宝石更宝贵,也比美丽的蛋白石更受人珍视。用珍珠和石榴石也买不到它,再说它也不在市场上出售。你不能从商人那里把它买来,也不能在天平上用黄金来衡量它的价值。”
  “乐师们会坐在长廊里演奏弦乐器,”青年学生说,“我的爱人会随着竖琴和小提琴的乐声跳舞。她跳得那么轻盈,就像脚尖没有碰到地板一样。那些身着华服的侍臣会将她团团围住。可是她不会跟我跳舞,因为我没有红玫瑰可以给她。”他扑倒在草地上,双手蒙着脸哭了起来。
  “他为什么哭呢?”一条小小的绿色蜥蜴竖着尾巴,跑过学生身边时问。
  “是啊,为什么呢?”正在追逐着一束太阳光的蝴蝶也问道。
  “是啊,为什么呢?”雏菊也用温柔的声音低低地问他的邻居。
  “他哭是为了一朵红玫瑰。”夜莺说。
  “为了一朵红玫瑰?”他们叫道,“这太可笑了!”那条小蜥蜴本来就是个刻薄鬼,当场就笑出了声。
  可是夜莺知道学生悲伤的秘密。她静静地停在圣栎树枝上,思索着爱情的神秘。
  突然,夜莺张开她棕色的翅膀飞了起来,高高地飞入空中,然后又像一片阴影似的掠过树林,滑进花园。
  在草坪的中央种着一棵玫瑰树,夜莺看见就朝它飞了过去,停在了一根小树枝上。
  “给我一朵红玫瑰吧,”夜莺说道,“我会给你唱最动听的歌。”
  但玫瑰树摇了摇头。
  “我的玫瑰都是白色的,”玫瑰树答道,“就像大海波涛的泡沫那么白,它们比雪山上的雪更白。你去找我的兄弟吧,他长在那台古老的日晷仪旁,也许会给你要的东西。”
  于是夜莺飞到了长在古老日晷仪旁的那棵玫瑰树上。
  “给我一朵红玫瑰吧,”夜莺说道,“我会给你唱最动听的歌。”
  但玫瑰树摇了摇头。
  “我的玫瑰都是黄色的,”玫瑰树答道,“就像坐在琥珀宝座上的美人鱼的头发那么黄。它们比割草人拿着他的大镰刀到来之前、在水草地上开花的黄水仙更黄。你去找我的兄弟吧,他长在学生的窗下,也许会给你所要的东西。”
  于是夜莺飞到了长在学生窗下的玫瑰树那里。
  “给我一朵红玫瑰吧,”夜莺说道,“我会给你唱最动听的歌。”
  但是玫瑰树摇了摇头。
  “我的玫瑰是红色的,”玫瑰树答道,“就像鸽子的脚那么红,比大洋洞窟中扇动的珊瑚更红。但是冬天的寒气已经侵入了我的血管,冰霜已经冻坏了我的花苞,风暴又折断了我的枝条,我今年不会再开花了。”
  “我只要一朵红玫瑰就可以了,”夜莺叫道,“只要一朵!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?”
  “有一个办法。”玫瑰树答道,“但是它太可怕了,我不敢告诉你。”
  “告诉我吧。”夜莺说,“我不害怕。”
  “如果你要一朵红玫瑰的话,”玫瑰树说,“你必须在月光下用音乐把它造出来,而且要用你自己的心血把它染红。你必须一边唱歌,一边用胸口抵住我的一根尖刺。你必须唱一晚上,尖刺会刺穿你的心,然后你的生命之血就会流进我的血管,变成我的。”
  “用死亡来换一朵红玫瑰,是很高昂的代价。”夜莺说,“生命对所有人都很宝贵。停在翠绿的树林里,看着太阳驾着金色的马车,月亮驾着珍珠色的马车经过天穹,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啊!山楂花是那么芬芳,躲在山谷中的蓝色风铃花,在山丘上开放的欧石楠也是那么芬芳。可是爱情却比生命更珍贵,而且一只鸟的心又怎么能和一个人的心相比呢?”
  于是夜莺又张开她棕色的翅膀飞了起来,高高地飞入空中,然后像一片阴影似的掠过花园,滑过树林。
  青年学生跟夜莺先前离开他时一样,还躺在草地上,他美丽双眼中的泪水还没有干。
  “你要开心,”夜莺叫道,“你要开心啊,你会得到那朵红玫瑰的。我会在月光下把它造出来,并且用自己的心血把它染红。我所要求的所有回报,只是你要做一个忠诚的情人。虽然哲学是智慧的,爱情却比哲学更智慧;虽然权力是强大的,爱情却比权力更强大。爱情翅膀的颜色就像火焰,身体的颜色也像火焰。爱情的嘴唇就像蜂蜜一样甘甜,呼吸就像乳香一样芬芳。”
  学生抬起头来看夜莺,听她的叫声,却不懂她在对他说些什么,因为他只懂得书上写的东西。
  但是那棵圣栎树却懂了,并且感到很难过,因为他很喜欢这只在他树枝上做窝的夜莺。
  “给我唱最后一支歌吧,”圣栎树轻声说,“你走后,我会感觉孤单的。”
  夜莺给圣栎树唱了一支歌,声音听上去就像水在银瓶中冒泡一般。
  夜莺唱完歌之后,学生站起身来,从口袋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铅笔。
  “她掌握了音乐的形式,”他一边穿过树林,一边自言自语,“这一点无法否认;可是她有情感吗?恐怕没有。事实上,她和所有艺术家一样:只有风格,没有感情。她不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。她只关心音乐。人人都知道艺术家是自私的。但我必须承认,她还是唱出了几个美妙的音符。只可惜它们没有任何意义,也没什么实用价值!”学生回到自己的房间,在那张简陋小床上躺下,又开始想他的爱人。过了一会儿,他就睡着了。
  月亮升起的时候,夜莺飞到玫瑰树旁,把胸口抵在尖刺上。她胸口抵着尖刺,唱了整整一晚上。清冷的月亮也低头倾听着。夜莺唱了一晚上,尖刺在她的胸口越刺越深,她的生命之血也在慢慢流失。
  夜莺起初唱的是爱情在一对少男少女心中的诞生,玫瑰最高的枝条上开出了一朵奇迹般的花。随着夜莺的歌一首一首地唱下去,花瓣一片一片地张开来。这朵花起初是苍白的,就像笼罩在河流上的雾气一般——苍白如晨曦之足,银白如黎明之翅。这朵在玫瑰树最高枝上开放的花,就像水塘里、银镜中一朵玫瑰的影子。
  但是玫瑰树叫夜莺把尖刺压得更深一些。“小夜莺,压得更深一些。”玫瑰树叫道,“不然玫瑰还没造好,白天就会到来。”
  夜莺就把尖刺压得更深一些,她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了,她在唱一对青年男女心中的爱情。
  玫瑰的花瓣绽出了娇柔的红晕,就像新郎在亲吻新娘时脸上泛起的红晕。但玫瑰的尖刺还未刺到夜莺的心脏,玫瑰的心还是白的。只有夜莺的心血才能染红玫瑰的心。
  玫瑰又叫夜莺把尖刺压得更深一些。“小夜莺,压得更深一些。”玫瑰叫道,“不然玫瑰还没造好,白天就会到来。”
  夜莺又把尖刺压得更深一些。刺尖碰到了她的心脏,一阵剧痛传遍了全身。那痛苦是多么锋利啊锋利,她的歌也变得那么狂热,她唱到了因死亡而变得更完美的爱,唱到了在坟墓中也不会死去的爱。
  这朵奇迹般的玫瑰变成了绯红色,如同东方的朝霞。不但外圈的花瓣是绯红色,玫瑰的心也如同红宝石。
  但夜莺的声音变得微弱了,她的小翅膀开始扑打起来,一层薄翳蒙上了她的眼睛。她的歌声变得越来越弱,她觉得有东西把她的喉咙哽住了。
  这时夜莺爆发出了最后一阵歌声。雪白的月亮听到了歌声,居然忘了黎明已经到来,在天空中淹留不去。红玫瑰听到了歌声,狂喜地浑身颤抖,在早晨寒冷的空气中打开了花瓣。回声女神把歌声带回到了她在山丘中的紫色洞穴,又把正在睡眠的牧童从梦中唤醒。歌声飘过河岸的芦苇丛,芦苇又把它的信息带给大海。
  “看,看!”玫瑰树叫道,“玫瑰已经造好了。”可是夜莺没有回答,因为她已经坠落在高高的草丛中死去了,心上还插着那根尖刺。
  中午,学生打开窗,往外一看。
  “啊,我的运气真好!”学生叫道,“这里有一朵红玫瑰!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玫瑰。它这么美,肯定有一个长长的拉丁文名字。”他弯下腰,把玫瑰摘了下来。
  然后他戴上帽子,手里拿着玫瑰,跑去教授家。
  教授的女儿坐在门廊里,正在把蓝色的丝线缠上纺车,她的小狗正躺在她的脚边。
  “你说过,如果我送你一朵红玫瑰,你就会跟我跳舞。”学生叫道,“这朵是世界上最红的玫瑰了。今晚你把它戴在贴近心的地方,我们在一起跳舞的时候,它会告诉你我有多爱你。”
  但是姑娘皱了皱眉。
  “它跟我的衣服不配。”她答道,“再说了,宫内大臣的侄子送了我一些真正的珠宝。谁都知道,珠宝比花要值钱得多。”
  “说实话,你真是不知感激。”学生气呼呼地把玫瑰往街上一扔。玫瑰掉在了街边的明沟里,又被车轮碾过。
  “不知感激!”姑娘说,“我要对你说的是,你很无礼。再说了,你又算什么?不过是个学生罢了。宫内大臣的侄子鞋子上有银搭扣,你连这个也没有。”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走进了屋里。
  “爱情真是太荒谬了!”学生边走边自言自语,“它还不及逻辑的一半有用。爱情什么都证明不了,还老是告诉人一些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,让人相信一些根本不是真实的事情。爱情其实一点也不实用,在这个时代,实用就是一切。所以,我还是应当回到哲学,去研究形而上学。”
 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,拿出一本积满灰尘的大书,开始读了起来。
  ……